分类
www.kok.com

新闻周刊丨“踢”进象牙塔升学新捷径?足球考试真不简单伯乐的孩子也闹悬

又是一年秋风劲,人间九月开学季。两个月前,青岛小伙戴天宇以足球成绩第一名、高考成绩接近500分考进北京大学法学院,轰动一时。和戴天宇相比,通过足球单招考入长春师范大学的陈家豪会稍显“普通”。但在家人和他自己看来,这一高考结果无疑是非常幸运的。

“上大学后肯定还得接着踢,前面两年多时间真是踢够了……”说起踢球这件事,小伙子的语气中有一份骄傲,也有一份无奈。

从7月末收到长春师范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后,陈家豪彻底放松下来,先和朋友去重庆旅游了一趟;回青岛后,他决定体验生活,到地铁公司实践工作了几周,“主要是检票,或是在进出站口维持一下站内秩序”;甚至,他偶尔还会约上三五好友去打打篮球……

决定通过足球特长考大学,是陈家豪在高二时做出的抉择。在此之前,他已经有四五年的时间没有动过足球了。“小学的时候在校队踢球,上了初中之后就没时间踢了。到了高中,觉得自己学习成绩很一般,单凭文化课成绩很难考到心仪的学校。其实,自己也有点艺术特长,但综合多方面考虑,还是决定重走足球这条路。”

在两年多的备战训练中,陈家豪和队友们练习最多的项目就是“28米吊准”。

如今再说起当初所做的重要决定,陈家豪还是一脸轻松。可这样的决定,在陈家豪妈妈王丽眼中,在当时是个很难接受的变化,“我和他爸都不是搞体育的,虽然家豪从小身体素质挺好,能跑能跳的,但考虑到孩子好多年没踢球了,高中文化课任务本来就很繁重,重新练球肯定要占据很大一部分精力,就怕他到最后两头都落下。”

从高二开始,陈家豪始终保持着平日里上午上课下午训练、节假日一天两练的节奏,无论是刮风下雨、顶风冒雪,几乎没有一天休息过。王丽在那段时间生怕孩子身体吃不消,尽可能地给儿子生活上更多关心,“其实,除了嘘寒问暖,再就是饮食上多照顾他,其他的也真帮不了什么。看着孩子整天起早贪黑,除了学习还得踢球,感觉那段时间特别辛苦,也挺心疼他的。”

妈妈口中的“辛苦”,或许陈家豪早已不放在心上,甚至让他回忆一两件踢球时印象深刻的事,他思索半天后,也只能以一句“不太记得”来应对。但一次伤病的经历,却让他刻骨铭心——

“就是今年4月份的时候,训练把脚崴了,特别严重,疼得下不了地,按照通知的日期,足球全国体育单招统考就在5月进行,当时依我的情况,肯定是考不了了……”

幸运的是,就在陈家豪受伤不久,因为疫情防控等原因,足球统考的时间推迟到了6月中下旬,也就是高考之后。“感觉这孩子太幸运了,真的感觉有些事就是冥冥之中的安排,孩子的努力付出最终没有白费。”回忆起那段时光,王丽依旧会有些激动。

今年6月去沈阳参加足球单招全国统考前,陈家豪与母亲王丽在机场分别前合影。

笔试前的紧张情绪可以随着时间慢慢化解,足球特长生考前的紧张情绪,却很可能在几分钟时间里让他们一年甚至几年的备战毁于一旦。

高考是人生的转折点,既是十二年寒窗苦读的一次检阅,也是开启未来漫漫人生路的重要一站。面对这样重要的人生节点,没有人考前不紧张。

2022年的足球全国体育单招考试,取消了以往可以高校联考或是高校自主考试的规定,改为全国统考,时间为6月11日至24日。男足项目的测试地点定在了沈阳体育学院。

陈家豪是和20多名俱乐部队友一起赶往沈阳的。母亲王丽本打算跟着一起去,可因为防疫政策,加上小伙伴们一起出行,教练在临行前给家长们吃了“定心丸”,让她大着胆子放开了儿子的手。

今年的足球单招统考内容相对简单明了,共分为4项,分别是28米吊准、带球绕杆、折返跑与分组实战。其中,前3项每项满分为20分,分组实战的满分为40分。

让考生们普遍头疼的是第一项——28米吊准。这个项目要求队员原地发力踢球,将足球送到28米外一个画定的小区域内。考试时一共给6次机会,允许出现1次失误。如果5次都将球送进规定区域,就能够拿到20分的满分,失误1次扣4分。

在两年多的备战训练中,陈家豪和队友们练习最多的项目就是“吊准”。他们的教练吕赛曾在青岛二中担任足球队教练,在指导这个项目时曾说过:“‘吊准’其实没啥捷径和窍门,就是得反复练,特别枯燥,一直练到让肌肉形成记忆,考试的时候才有可能踢出好成绩。”

在两年多的备战训练中,陈家豪和队友们练习最多的项目就是“28米吊准”。

可就算形成了肌肉记忆,考前的紧张情绪也会让考试成绩出现很大波动。“大伙就是担心比赛当天的场地条件、天气情况,如果碰上刮风下雨天,那可就麻烦了。”陈家豪回忆起刚到沈阳的头天晚上,好多队友紧张到失眠。

果然,第二天的考试过程中,“吊准”还是成了很多考生的噩梦。“难就难在受心理波动影响太大,有一个球吊不准,后面很可能接连失误,太多考生在这个项目上拿了零分。”吕赛回忆起考试当天的场景,不住地摇着头。

任何一项测试出现比较大的失误,都可能意味着一年的备战训练打了水漂。所以,在足球单招的考场上经常能碰到“二番战”甚至“三番战”的选手,考的次数多虽然意味着经验丰富,但也意味着他们背负了更大压力,出现失误的可能性也更大。

所有人都意识到了,心理问题是足球单招考试中一道难以逾越的关卡。为此,教练们平日里没少想办法,除了训练中模拟考试场景给队员增加测试外,甚至会给队员们请来心理医生,辅导他们赛前该如何应对、调整紧张情绪。

陈家豪平日里是那种“神经大条”的人,用母亲王丽的话说,“做事有点懒散,啥事不太往心里装,没心没肺的。”可这样的性格,在考试时反而成了他取胜的“法宝”。

在“吊准”项目上,陈家豪只失误了一次,带球绕杆基本达到了满分。折返跑和实战的成绩也都不错。“我的足球考试总成绩是87.5分,这个分数和我平时训练测试的成绩基本一致,甚至还稍微高出一点,可以说是把我的训练水平全部发挥出来了。”

陈家豪的俱乐部队友戴天宇,更是在这次全国统考中拿下了96.3分的超高分,这个成绩也是所有报考北大足球生里的第一名。

足球踢得好,不一定能够在目前的足球全国统考中拿到一个特别好的成绩。这基本成了足球圈内人的共识。

和陈家豪一起赴沈阳参加足球全国统考的20多名俱乐部队友中,不乏从小踢球,一直坚持踢到职业梯队,只差一步进入一线队的高手。可最终,他们的专业成绩并不比陈家豪这样所谓“半路出家”的足球生考得理想。

陈家豪也承认,自己的优势在于身体素质比较出色,再就是心理素质比较好,如果单论足球专业技能,只能算一般水平。

“足球实战当中,还是讲究行进间传球,这样把球摆好了然后去吊传的机会太少了。”一位专业教练如是说道。换句话说,如今足球全国统考的内容对于那些“练家子”球员来说,的确不太友好,即便是看起来很专业的“吊准”测试,在职业球员看来也是非常“不实用”的考试项目。

还有像折返跑、带球绕桩这两项测试,身体素质出色的非足球运动员,经过长时间苦练,同样能够拿到比较不错的成绩。所以,很多在足球全国统考中取得高分的考生,不一定就是足球高手,而很多足球高手则很可能在统考中折戟沉沙。

这样的情况下,越来越多此前接触足球时间不长、甚至没有太多足球基础的学生,开始寄希望于通过短时间的专项训练走“踢球上大学”的道路。对于这种选择,陈家豪和他的教练吕赛作为“过来人”,还是有点发言权。

“肯定不像想象中那么简单,足球完全不通的‘小白’就别想了,至少此前要参加过高水平的足球比赛,拿到二级足球运动员等级证书,这样才有资格去参加足球单招统考。再就是最后这一年要做好吃苦的准备,想把考试内容练好不是件容易事,还要一边踢球一边上文化课,一般孩子受不了那个苦。”吕赛说道。

青岛作为全国足球名城又是计划单列市,每年倒是有很多高水平的青少年足球赛事,比如“市长杯”、青岛市青少年足球锦标赛等。在这些比赛中取得好名次的球员,都有希望拿到足球运动员等级证书。但从绝对数量看,真正能够在足球方面有所建树的孩子还是少数,最终通过“踢球上大学”的孩子更是少之又少。

陈家豪在参加全国足球统考前,在4月份已经完成了单招文化课考试。搁在往年,有了单招文化课的成绩,加上足球专项的成绩,基本就可以确定被哪所大学单招录取。但今年由于足球考试放在了高考之后,所以高水平运动队的录取顺序就排到了单招考试的前面。

虽然跟哥哥相差十几岁,但丝毫不影响4岁的小妹成为陈家豪的忠实“球迷”。

在收到长春师范大学的录取通知书之前,为了确保不出现意外,陈家豪的学籍档案已经被一所专科学校提前提走。等到长春师范大学确定录取他的时候,发现已经没有了档案,陈家豪和父母赶紧联系了招考办和那所录取了自己的专科学校,好不容易将档案退了回来。

“没想到中间又经历了这段波折,主要是今年的情况比较特殊,受疫情影响,很多原本的程序都重新调整,好在最后的结果是非常圆满的。”王丽说起这段小插曲时,还显得有点心有余悸。

足球统考放在高考文化课考试之后进行,给了很多学习成绩好、足球成绩又十分出色的孩子进入更好大学的机会。像通过高水平运动队测试考上北大的青岛小伙戴天宇,如果按照往届的录取顺序,他的通知书应该来得更晚,但今年的特殊变化下,他先于很多走单招路线的队友拿到了北大的录取通知书。

这是一条并不宽敞的上升通道,招生改革的“风”刮得正劲,需要付出多少艰辛与努力,只有足球特长生们自己知道。

对于有志于通过足球走向更高学府的学子来说,“足球单招”与“足球高水平”是起初难以分清的两个概念。简单来说,这两条路都是足球生考取大学的路径,但考试难度、录取政策以及未来可选择的专业范围都不尽相同。

所谓“单招”,是指部分普通高校可以对本校运动训练、武术与民族传统体育专业实行单独招生。陈家豪就是通过单招,考取了长春师范大学的运动训练专业。

想要走足球单招路线上大学的学子,在拿到足球运动员等级证书后,需要参加春季的单招文化课考试,共有语文、数学、政治、英语四科,每科满分150分,总分600分。这个文化课考试相对高考来讲,难度会降低不少。

考生在单招文化课中考取的分数,未来会在总成绩中占据三成的比例,足球专项测试的分数则占了七成。这也是为什么学习成绩好的足球生会在录取时更有优势的原因。

当然,如果100分满分的足球测试能够考取90分以上的高分,那文化课考试再不济,找到一所大学上应该也不是难事,毕竟这个专项成绩会占到总成绩的70%。但受限于专业范围,尤其是设置专业的高校范围缩小,足球单招能够考取的高校基本局限于体院或师范类学院。

“高水平”的全称是“高水平运动队招生”,是指普通高校在奥运会、世界大会项目范围内,选取项目建立高水平运动队,结合学校实际要求,以及运动队招生项目和招生计划,按照国家有关规定,对具有较高运动水平的运动员学生进行选拔的一种招生形式。

考上北大的戴天宇走的就是“高水平”路线,他可以相对自由地选择专业,对于法律比较感兴趣的他最终选择了法学专业。

“高水平”在学校和专业的选择面上非常广,自然通过高水平运动队招生上大学也是一条相对艰难的道路。除了同样要参加足球专业的统考以外,考生还必须参加夏季高考,被录取的分数一般不低于生源省份本科第二批次录取控制分数线。

这个分数标准对很多从小踢足球的孩子来说,是非常难以企及的。当然,像戴天宇这样“体智双优”的考生就有了很大的选择空间。这也是为什么小伙子被媒体竞相报道的重要原因。

其实,戴天宇在今年4月份的时候,还参加了“高水平”的文化课考试。而陈家豪除了参加春季单招文化课考试,也参加了今年的夏季高考。几乎所有足球特长生像这两人一样,选择了“两条腿”走路的模式。

此前,我们国家在2021年针对单招和高水平运动队招生出台政策:2024年起,符合生源省份高考报名条件,获得国家一级运动员及以上技术等级称号者,方可以报考高水平运动队;2027年起,除了要一级证及以上技术等级外,考生还必须在全国性比赛中获得过前8名的成绩,方可以报考高水平运动队。

招生改革中,还有一个让后来者不得不重视的方面——对文化课成绩的要求变得非常严苛。

2024年起,考生高考成绩要求必须达到生源省份本科录取最低控制分数线%。并且,通过高水平运动队特招的学生必须选择体育相关专业。这等于提升录取标准的同时,还缩小了高水平运动队考生选择专业的范围。

无论是陈家豪还是戴天宇,他们无疑是幸运的。能够凭借着自身的足球特长考上理想的大学。当然,这其中付出的艰辛与努力只有他们自己能够体会。

整个7、8月份,58岁的徐永梁心情起起伏伏,像是坐上了过山车。跟着自己踢了一年多足球的戴天宇顺利考上北大,算是替俱乐部争了大光;等到8月足球单招成绩发榜的时候,俱乐部里又有20多个孩子拿到了不同大学的录取通知书,他喜上眉梢。可生活总是不尽如人意,同样参加高考的宝贝儿子却因为足球专项考试差了不到1分,只能与心仪的大学失之交臂。“回来接着练吧,啥时候能克服心理关,肯定就没问题了。”老徐无奈地说道。

58岁的徐永梁搞了一辈子职业足球。球员时代效力于山东队,和殷铁生、郭侃峰等足球名宿都做过队友。足球职业化以后,他也效力过几支队伍。自从2000年退役做了教练员,大部分时间一直搭档老友刘乐阳,在职业梯队任教。

这几年中国足球大环境不好,老徐看着梯队一批批的孩子升不上一线队,最终还得回归校园,可考学的过程中又遇到了太多麻烦。“有些是文化课太差,但大部分孩子竟然是因为足球考试分数太低,最后没有大学上。”

踢球的孩子因为足球成绩差上不了大学,这让徐永梁有点想不明白。静下心来,老徐一头扎到这个行当,研究了几个月,“目前足球考试的内容的确存在着不合理的地方,很多考试内容让踢专业的孩子都要重新去适应,这也是很多职业梯队退下来的孩子考不出好的专业成绩的原因。”

从2020年底开始,徐永梁和当时还在二中足球队执教的吕赛搭档,给几名职业梯队退下来的小球员单独开起小灶。到了2021年高考,这些孩子几乎都在足球专业考试中拿到了一个比较满意的成绩。

“有两个学生通过‘高水平’考到了同济大学和山东大学,还有好几个通过单招考上了甘肃政法大学等学校。”这样的成绩让老徐一下有了信心,索性在2021年成立了一家足球俱乐部。“就是专门给孩子培训足球单招考试的技能吧,这块需求量还挺大。”

来徐永梁这里参加培训的孩子,来之前基本已经拿到了足球二级运动员甚至是一级运动员证。像戴天宇,6岁就开始踢球,高中之前一直在海牛梯队踢球。但在高考前,他依然要针对专项内容做训练。

“现在很多家长还是有误区,认为孩子拿到足球一级证、二级证就能够顺利升学。其实并不是,主要还是以单招统考时的四个测试项目成绩为标准,不付出艰苦的努力去全身心训练,很难拿到一个好成绩。”徐永梁说道。

转眼到了2022年,戴天宇给徐永梁和他的俱乐部放了个“卫星”,不仅靠足球考上了北大,还是以足球专业成绩第一名走入这所著名学府。“小戴是很聪明的孩子,从小就在中能(现海牛足球俱乐部)梯队踢球,学习也很好,考试的时候直接主动放弃了单招路线,只走‘高水平’,并且就是抱定了考北大的目标,这样的孩子可遇不可求。”

利用假期的空当,徐永梁把去年和今年参加了单招和高水平运动队招生的队员组成一支足球队,参加青岛足协举办的城市足球乙级联赛,“目的就是想让孩子多打比赛,毕竟他们上了大学还得踢球。”而像戴天宇这样的“成功案例”和很多新队员一起训练踢比赛,无疑会起到很好的激励作用。

这两年,中国足球虽然水平提升不上去,整个行业也陷入低谷,但年轻的家长其实并不排斥孩子去踢球,甚至在小年龄段的孩子中间,一股足球热潮正在兴起。这与国家的一些政策有直接关系,像目前青岛初升高阶段,唯一保留的体育特长生项目就是足球。

徐永梁也在社会上的足球培训机构供职过。在他看来,踢球的孩子在12岁~14岁是个分水岭,之前的培训以强化个人技术为主,大多可以利用课余时间。但再进一步发展,基本就要弱化课业的占比,以足球训练为主。由于真正能成为职业运动员的人凤毛麟角,这就意味着大多数的孩子最后无法走职业足球这条路,那归宿基本只有一条路——继续上学。

中国足球职业化改革之后,虽然一定程度上打通了体教融和的道路,但球员的学业保障问题一直没有得到解决。依照职能划分,职业俱乐部和专业青训机构主要是培养足球人才,而学业保障其实更多时候是一个道德要求,绝大部分的球队,并不会过于在意青训球员自己的学业问题。所以,很多梯队球员在返回校园后,在文化课方面尤其吃累。

和戴天宇一起收到大学通知书的王晓晨通过足球特长考上了武汉大学,还有去年考入山东大学的王柏栋,他们都曾经是效力海牛梯队的队员。三人当年一起在海牛踢球时的个别队友,目前都已经升至海牛一线队。

三人回到俱乐部和徐永梁聊天的时候,也会说起职业足球梦与回归校园的话题,“孩子们都曾经在踢职业和上学之间犹豫过,都感觉目前这个足球大环境比较差,再就是家里人也不太支持他们继续踢了,后来还是决定回到校园参加高考。”

在圈外人看来,靠踢足球上大学更像是为“天赋异禀”的孩子备好的一条特殊升学路。现实也是,在重回校园过程中,曾经的足球骄子们都曾碰到不少困难。即便是足球成绩与文化课成绩都十分出色的戴天宇,也没少和徐永梁聊天谈心。

“受疫情影响,本该今年3月份举办的足球测试被推迟在高考过后进行。所以,这些孩子都是一边坚持训练,一边准备高考文化课考试,每天除了保证至少6小时的训练外,还要抓紧一切时间学习。即使在高考期间训练也没停下,白天高考完,晚上就去训练了,非常不容易。”徐永梁感慨道。

球员时代的徐永梁也是小有名气,他的哥哥徐永来不仅在青岛足球圈,在整个中国足球圈也是响当当的人物。兄弟二人一辈子没有离开心爱的足球,一同经历过体工队时代,也享受了职业化的辉煌。

“体工队、足校时代,专业队存在的主要目的是备战省运会和全运会。而一旦比赛打完,大批的球员既没有对口专业的出路,学业上又被耽误。所以慢慢在国内的家长眼中,足球和学习存在明显的矛盾关系。”说起中国足球的矛盾点,老徐不住地摇头。

徐永梁在圈里人缘很好,退下来干俱乐部以后,不少圈内朋友都愿意过来帮他。前几个赛季还在青岛队踢球的守门员刘鹏,在退役后决定从事足球青训事业,没事就会来老徐这边帮忙带守门员。

“徐大哥人特别实在,我们认识时间也挺长了,不管我当球员的时候还是退下来以后,他都给我挺多帮助,我现在也是到他俱乐部学习,大伙都是足球人,都希望为青岛足球发展尽一份力吧。”刘鹏说道。

虽然已经退役20多年,走上球场的徐永梁依然保持着职业球员的精气神。带队训练亲历亲为,和家长交流过程中也是神情笃定。今年经他培训参加足球全国统考的30多名学员,最终有20多人考上了理想的大学。

从弟子们陆续接到大学录取通知书开始,老徐每天都能在训练场上找到点乐子。每张录取通知书都是一份肯定与回报。当然,也有不少遗憾落榜的学员重新回到球场。而最让徐永梁闹心的,就是儿子小豪因为专项成绩只考了69分,总成绩差0.7分,与心仪的大学擦肩而过。

说起儿子落榜的事,老徐也有点无奈,“主要还是心理方面的问题,这的确是挺难解决的,孩子以前也在职业梯队踢球,足球技能肯定是没问题,文化课考得也挺好,接近400分了,但就是专项考试太紧张,没办法啊……”

高考成绩公布不久,徐永梁就组织没有取得理想成绩的学员开始奔着下一次战役做准备,小豪自然也在这个“失意者联盟”当中。

吊准、绕杆、折返跑……这些循环往复的内容枯燥乏味,但却是足球生们绕不开的必经之路。“去年公布了新的制度,感觉越往后不管单招还是高水平运动队招生,都会越来越难考,还有目前考试的内容也不算特别合理,相信未来可能会有改革变化。所以明年到底会是个怎样的情况,谁也说不准啊。只能告诉孩子们,尽全力去练吧。”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